灰淫上篇我与绝世美女的爱-8 - 优优色影院

版主评語: 色城版主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读文前:请**点击**页面右边的;
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,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;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,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!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灰淫


2014/12/18发表于:SIS
是否首发:是
字数:10694

                第八章

  第二日

清早,我是被电话吵醒的,一看是陈叔叔打来的,我看看时间还才8点,就嗯哦了声说还没有睡醒,挂断电话摸了摸身旁熟睡着的兰兰,昨晚在浴室里,在地板上,在床上,在板凳上,甚至在她上厕所的时候干了不下7次,至于她有几次高潮,我就不记得了,而我呢,也射了两次,本来还想尝试下屁眼的,但想到蔡云凤的屁眼还正在被孙克余干着呢,就立马没了兴趣。

  眼下既然才8点,兰兰还没有睡醒,怎么能放过她,将她趴好翻身上了她的身,在她还处于朦胧状态下就强行插入了她的穴穴,好紧好舒服!

  「啊呀……」兰兰本能反应哼了声,「天云你这么早啊!」

  「嗯!」我缓慢的抽送,带出好多淫水,「谁叫你这么多天都没主动送来给我干呢!」

  「明明是你的错嘛,人家的消息都不怎么回,忙忙忙!啊……舒服……」
  「哼!只有你错,不许说我错!」我很用力顶了她几下,惹得她娇喘连连。
  「讨厌!是我的错就是我的错嘛!」兰兰舒服的趴在那,「早晨这个姿势,要尿尿!」

  「哦!」我一听更用力插几下,「那你快尿出来啊!」

  「不行!」兰兰顶了顶屁股,「你插在里面叫人家怎么尿,快放开我让我去尿尿嘛,憋着,会难受!」

  「哼!」

  我松开她又把她往床外一拉,她惊呼一声看着我,我坏笑着抱起她,以大人抱小孩子尿尿的姿势将她抱到厕所,对准那抽水马桶,「好了,尿吧!」

  「你坏!」兰兰扭过头来,「这样子我怎么尿的出来嘛!」

  「我抱的很辛苦的,你不想我累着吧,赶紧努力尿,别累坏了我没的插!」
  「好吧!」兰兰撅起嘴,「亲亲!」

  「嗯!」

  我低下头抱着兰兰撒尿的姿势开始湿吻,嗯嗯嗯,嘬嘬嘬跐溜跐溜,一会会哗啦哗啦的声音传来,兰兰开始尿尿了,我赶紧把阴茎往前伸到她的尿道口,让她的尿都打在我阴茎上,温温的好刺激,特别是女人的尿很激烈,那股力道打在骨头上,好有意思!

  尿完后我顾不得擦阴茎,抬起她的身子一下就插了进去,兰兰娇呼了一声,「啊!你好坏!鸡鸡上还有人家的尿就插人家!」

  「不坏不坏!」我抱着她边往卧室走边插着,「反正是你那里出来的东西,进去点也不要紧嘛!」

  「哦哦!好吧!」兰兰靠在我的身上干脆享受起我这样的姿势来,到达床边时我直接把她往床上一扔,正好形成了狗爬式的姿势,她的上身贴在床上,双腿跪地贴在床边,我分开双腿让身体下落一些,对准她的穴穴猛插了进去!

  插着插着我还抓住她的双手,拉住她的腰,掰住她的胳膊,舔她的背,然后又将她的身子翻过来,先让她把腿伸直,两手抓住分开用力抽插,再并起来闻着脚香用力抽插,闻得有劲了还要把十根脚趾含个遍,甚至用牙齿啃她的脚底让她娇笑不已!

  最后将她完全压在床上,并在她腹部垫两个枕头插时,她都叫的流出眼泪来了,期间我知道她的阴道收缩了两次,这次是把她插的爽的不行了,但我还要插还要插还要插,仿佛把她当成了一个泄愤或者说泄欲的工具。

  插插插!插插插!插到天昏又地暗,最后才大吼着射入她体内,翻过身休息时正好来了电话,一看都快9点了,居然高强度插了她将近一个小时,我的体内还是挺强的么!兰兰已经瘫软在那一点力气都没,是蔡云凤的电话,我按下接听键那边又是欢快的声音。

  蔡:「天云,你去哪里啦?」

  我:「昨晚我看得受不了,出来找地方睡了!」

  蔡:「哦!(沉默了好一会)对不起!」

  我:「他(孙克余)呢?」

  蔡:「一早就走了,你要是起床了就来公司吧,有个生意要你去谈!」
  我:「嗯,呆会我就过去!」

  挂断电话起床,兰兰一脸幸福望着我,我亲了亲她的鼻子开始洗刷穿衣,揭掉额头上的纱布打的去了公司,发泄归发泄,该办的事还是要办的!

  中国的富一代肚子都比较大,今天来谈生意的老板也如此,应该是整日

打食官司导致的,有官员参与的生意就是简单,价钱质量地点时间一说立马签合同,望着700多个平方要1500万的装潢单子,我也只能无奈摇摇头,这钱赚的真容易啊!

  中午又是他请吃饭,我和陈叔叔一起去,吃着喝着,这人是个直脾气,讲话都很爽快,这正应了我的需求,本就想知道他们受贿行贿的细节,这家伙滔滔不绝讲了个通!原来他是省建二局的领导,有条高速公路建造的预算需要孙克余审批,70多公里长的公路造价是39亿多,然后说是谁谁谁介绍孙省长喜欢这种受贿方法就来了……

  后面我们就喝着聊着,我只能长叹一口气。哎!省建二局算国营企业吧,造高速公路还要行贿,这么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居然能坐到领导的位置,70多公里的路造价要39亿,比我们黑啊!

  正应了那句话——反正国家买单,不贪白不贪!

  喝完酒又去洗澡按摩嫖小姐,晚上唱歌老一套,回到家都接近11点了,由于有蔡云凤作陪也不觉得无聊,只是昨晚的事稍微有些说不清的间隔,她强颜欢笑低下的痛楚,只有我能细细品味。随便洗了个澡蔡云凤还不许我睡觉,要一起把片子制好,当然了,8个摄像头的录像不用软件做成录像怎么行!

  打开电脑,蔡云凤允许我抱着她,我们便一起观看昨晚的视频来,由于她坐我身上,抱着她的肚子我很正常挺立着,顶着她的屁股,她一点都不在意,将画面中比较清晰切淫荡的片段改制下来。

  改着改着,到了孙克余打她屁股逼问她是否清白那一段,我的手移到她屁股上,边摸便问:「被打的疼么?」

  「疼!」蔡云凤回过头来看着我,「你不是说看的很不舍么,为什么鸡鸡会这么硬啊?」

  「我!」我低头不知道怎么解释,无论怎么解释都是白搭,弟弟的表现出卖了我的内心,抑或是迎合我的内心?

  「这叫淫妻癖!」蔡云凤主动伸头过来吻了我一口,「男人都喜欢把自己最喜欢的女人给别人玩弄,在旁边看着还会很激动,特别是这种自己不舍得,却很期待别人的心情!」

  「我没有!」

  被她这么一说,我顿时来气,我心想怎么可能喜欢让你给别人插?我是因为看到你的裸体,看到你的……好像是看到你被别人插才这么硬的嘛!

  不对啊!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,看AV都会硬起来,为什么偏要说出淫妻癖啊!

  「那你现在看这个,看我被人家打屁股,为什么还会这么硬呢?」蔡云凤扭动下屁股问道:「还说没有?」

  「我!哼!」转过头不理她,气呼呼又不知道怎么解释!

  「由于你这种表现,我要惩罚你!」蔡云凤指着床说道:「我昨天被人家打的好痛,今天也要打你,让你尝尝那种痛,叫你硬的这么厉害!」

  「呜呜呜!」我像小狗一样发出哀嚎,却又乖乖的趴在了床上,真不知道自己是期待还是不愿意。

  「这样可不行!」

  见我趴好后蔡云凤也爬上了床,将我身上的衣物都脱掉,一边脱还一边抚摸我的胸膛,我的大腿内侧,我的脚底板,全部除去后让我面对电脑趴好,手伸入我两腿间抓住鸡鸡往后一拉,我那挺立的阴茎龟头朝着脚的方向被压在身底下,这让我有点不舒服,挺立的阴茎往头的方向贴着腹部压着还行,往脚的方向会有点痛,我便不自觉将屁股抬高了点。

  「哟!」蔡云凤见状摸着我的屁股,「还没开始呢,就知道要把屁股抬起来啦,云飞你是不是很可恶我打你呢?」

  「哪有!」我下巴枕着枕头有些艰难的回答,「是你把我鸡鸡往那个方向拉着,有点疼!」

  「这就对了!」

  蔡云凤笑道:「谁叫你看我被打屁股还这么硬的,这是惩罚!」

  「哦……唔……」我本想说什么,立马被一阵舒服感打败,她居然坐在了我的屁股上,而且传来的是实质性的皮肤触感,可见蔡还是脱光衣服坐在我的屁股上的,两瓣屁股的接触好舒服!

  这样还不算,她将屁股往上移动直到压住我的背,用乳房压在了我屁股上,然后双手玩弄起我的阴茎。这感觉,阴茎被往后压着有点痛,但龟头上的触感,又好爽!本来阴茎小一点或者不这么坚硬的话,就没这么辛苦了,可她并不打算放过我,反正还用舌头舔龟头,舔冠状体,舔茎体,舔蛋蛋。

  「啪!」一声脆响,屁股上传来痛楚让我的舒服感低下去不少。

  「哦!」我大喊一声,阴茎小下去一点,让那阴茎被压的痛小了许多而感到一阵舒服,虽然屁股痛,但真分不清这痛是舒服还是痛!

  蔡:「说!为什么看见我被别人打屁股鸡鸡还会这么大,是不是很希望我被别人打屁股!」

  我:「没有!是因为,是因为看见你的屁股,看见你的穴穴,看见你穿丝袜的模样,看到你那大咪咪才会硬的!」

  「啪!」蔡又很用力打我一下屁股,疼的我阴茎又小下去不少,「那按照你这么说,你只要看到我的裸体,不管那时的我是处于怎样的情况下,都会很硬的咯,都会很想继续看下去,都会很期待的咯!」

  我:「没有,没有,你冤枉我!这是本能反应,鸡鸡就算看黄色片都会硬的嘛!」

  「啪!」蔡又给了我一个屁股,反正另外一边再来一个,不间断的同时两下让我感觉到一阵生疼,「你的意思是说我就是演黄色片的?」

  我:「哪有!我……」

  蔡:「哼!没话说了么,叫你喜欢看我被人家打屁股,叫你看我被人家打屁股鸡鸡还这么硬,叫你……」

  「啪啪啪啪!」

  蔡边说边打着我的屁股,由于身体被她坐压着,我在下面扭动着身体却挣扎不出来,屁股上不断传来的痛感,不间断的痛感快速传至我全身,真的好痛好痛好痛……

  「哦……」长出一口气的我都不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,被打的快疼的受不了时,蔡突然含住了我的龟头,沿着我的冠状体不停的舔弄舔弄舔弄,含吸含吸,一只手搓我的蛋蛋,一只手抚摸我那血红血红的两瓣屁股,舒服,实在是太太太太太舒服了!

  痛苦后的快乐如同电流般袭击我全身,阴茎在此时膨胀到了极点,精子全都坐上了火车欢快的奔腾,不一会就达到了入口处,由于尿道被挤压住,全都拥挤在那小密道无法出来,我弓直了身子嘴里喊道:「云凤,不要不要,这样,要射要射啊!」

  「哼!」冷哼一声的她吐出了我的阴茎将我翻了过来附身吻住了我的嘴。
  「云飞太坏了,看我被人家打屁股居然兴奋的要射,讨厌!」

  「我唔……」想说话却被捂住,只能舒服的接吻,精子们见还不开门,只能坐免费的车回城,吻了一会儿,画面到蔡云凤倒立被检查阴部,她笑笑看着我,「天云,赶紧倒立给我检查鸡鸡啦!」

  「臣妾做不到啊!」我一脸哀怨看着她,那可是高难度动作!

  「好吧!」蔡云凤握住我的阴茎,手指揉捏龟头,「滑度,柔嫩度,敏感度都不错,味道的话,好像有点别的女人的味道,是不是出去偷腥啦?」

  「没有!」我有点心虚回避了蔡云凤的问题,昨晚一直和兰兰做到现在,肯定味道很浓,虽然刚刚洗澡搓了搓。

  「骗人不是好小孩,要惩罚!」蔡云凤把我屁股抬起来,左右开弓打了十下才放下,「既然已经偷过腥了,那就没必要检查啦!继续看画面吧!」

  「我……」欲言又止!

  「怎么?不想看了,想我帮你射精?」蔡云凤直截了当戳穿了我的心思!
  我:「嗯!」

  蔡:「可这影片还要做呀,要不我一个人做?」

  我:「那我呢?」

  蔡一副小女人看着我,「我昨天被孙克余那个混蛋弄的好疼,你帮我舔舔止疼好么?」

  我:「好,哪里疼?」

  蔡:「妹妹,屁屁,腿,还有手,还有咪咪,哪里都疼!」

  我恶狗扑食般扑到她身上,她笑着趴在床上开始了一个人的剪辑。我很喜欢舔遍女人全身的感觉,舔的时候自己一直都处于亢奋状态,十分有劲,舔的时候也能偷眼瞄下屏幕,放到什么地方了,虽然自己都已经看过。

  舔着舔着,或许是我有意吧,舔到蔡云凤的菊花时,屏幕上正好放到她的菊花被孙克余玩弄,我舌尖不自觉往里边顶了顶,用手指轻揉了好几下问道:「疼么?」

  「嗯!」蔡云凤把屁眼紧了紧,「云飞你想尝尝那种感觉么?」

  「我?」我也把菊花紧了紧,足足愣了好几秒才点点头,「好吧!」

  「一点都不愿意!」她手往后拍了下我的脸,「你有这份心意我就满足了,再说也没什么工具可以像他那么大,插你屁眼呀!」

  「嗯嗯嗯。」我不知是失落还是开心点点头,舔着舔着到脚趾头时,放到了后面我没看到的内容,原来那老畜生梅开二度后还用道具玩弄了云凤的尿道,美其名曰那里边也要检查检查,最后还把云凤弄尿失禁了,真不是个东西!

  最后,录像剪辑好了,云凤要我躺好,跨坐在我身上,「你很乖,我要奖励你!」

  「嗯!」在她多部位努力下,我最后满意的将精子射在了她的嘴里。

  一天又一天的过着,我的知识面也越来越广,拒绝两次兰兰的想念后,孙克余又来了这里。心想这老家伙真不是个东西,才3天呢,又来了,一个副省长就这么闲,就这么急啊,真气!

  喝酒,聊天,晚上从后门进,偷窥,哎!望着那家伙带来灌肠的设备蹂躏云凤,我真心看不下去,身为一个省级官员,这样子玩弄女人,就不觉得可耻么?
 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这家伙还没有将自己女人和别人分享的习惯!

  实在看不下去怎么办呢,约兰兰炮,她可是我的最听话炮友,一个电话打过去,立马就来!我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个变态,将在云凤身上受到的委屈全发泄在兰兰身上,一晚上非得干她个七八九十次,让她哭爹喊娘才肯罢休!

  这次孙克余呆在这里的时间比较长,三天,我得忍耐三天,心里不是一般的郁闷,三日

过后,一起剪辑证据,望着云凤那红肿的屁眼,还未消去的伤痕,我感觉我整个人的状态都很不好,就像来月经一样在滴血!

  视频已经有四段长的,受贿的录音也有几部,公司账目明细,三人钱的分配数据都有,为何蔡云凤还说证据不够,要我等待一段日

子再告发他?难不成蔡云凤真爱上孙克余了?不行不行,我越想越不对,便找了个机会,将这些资料全部送去了纪检部门,这样个意外,蔡云凤肯定会很开心吧,我也算为她做了件得意的事情,想到终于能把她收入自己囊中,我都得意的合不拢嘴!

  证据递上去第二日

,我和蔡云凤一起去了公司,她忙她的我弄我的,心情一直处于亢奋状态,不一会口渴了,打个铃蔡云凤没进来,我好奇的走出去问另外一个秘书,那个摇摇头表示不知道,问其他的人,他们都不知道,我赶紧拨打了她的电话,关机状态,然后又打了个电话给陈叔叔,他也不知道蔡云凤去了哪!
  「或许有事去了吧!」中午喝酒时陈叔叔安慰道。

  「可,有事也不应该关机啊!」

  「HI!别人女孩子家家的,有点急事没什么的,关机可能手机没电了呢,喝酒喝酒!」

  我怀着不安的心等了一下午,依然没蔡云凤的音讯,晚上吃饭时忍不住问陈叔叔要孙克余的联系方式,他一脸疑惑的望着我,「天云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」

  「哪有!」我笑道:「只是觉得,蔡秘书会不会去孙省长那啦!然后没告诉我嘛,我想打个电话问问!」

  陈:「你不是对她没兴趣的么?她就一天没来公司,你这么着急干嘛?」
  我:「我这不是,她是我员工,一直为我服务的,突然间没了,心里空落的慌!」

  「你啊你!」陈叔叔指指我,「心里还是很在意她的嘛,也好,那你打个电话问问,讲话别太冲啊!」

  「嗯!」

  拿到号码后,我强忍住没打,不能让陈叔叔看出我的心思,陪他吃好饭玩好回屋后,我看了看时间9点多了,心想或许他已经睡了,还是明早再打吧,也可能明天蔡云凤就回来了呢,或者她被警察带走作证了?

  好吧!一段胡思乱想不知何时睡着,第二日

刚醒我便拨通了孙克余的号码,响了好一会他才接通!

  孙:「喂!」

  我:「孙伯伯,我是南天云啊!这么早打电话没打扰到你吧?」

  孙:「哦,小天啊,没打扰,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啦?」

  我:「是这样的,蔡秘书她突然不见了,我想问问是不是在你那的!」
  孙:「呵呵,是这个事啊,为什么蔡秘书不见了你会想到打我的电话问?」
  我:「……我这不是能想到的都找不到,最后猜想会在你那么!」

  孙:「嗯!蔡云凤确实在我这!」

  我:「啊……(此处停顿好几秒)那她还好吧?在你那我就放心了!」
  孙:「哈!哈哈!哈哈!小天啊小天,蔡秘书可不是个好东西,处心积虑在我们身边潜伏许久,收集我们受贿的信息告发我们,被我抓了个正着,现在正在审问她呢!你要不要也过来帮着审审?」

  噗通!手机瞬间滑落在地,意识到事态的我赶紧捡起道:「有这样的事?你们现在在哪呢?我去看看!」

  孙:「好,省会XX路,你来了打电话我派人去接你就行了!」

  我:「嗯嗯!」赶紧挂掉电话打110,可数字刚按好突想不对,他待会派人来接我,看到警察打草惊蛇不好,况且一个省级干部,警察恐怕动不了他吧,那怎么办?陈叔叔?他应该会骂我一通吧,而且我该跟他怎么说?说我为了爱情出卖了他们包括自己?硬着头皮自己上?去跟他道个歉求他放了云凤?貌似也只能这么做了!

  同样想不通的还有,为什么证据送去纪委了,不但扳不倒孙克余,还把蔡云凤给赔进去了呢?

  先不想这些了,去了孙克余那走走看吧!事不宜迟,打定主意的我赶紧打的去了省城,打好电话没多久就有车来接我。

  怀着忐忑的心到达地点后,孙克余晚一步到了那,是间原理城区的别墅,门口有人把风,孙克余笑着拍拍我肩膀算打招呼,当时他说了啥我都没印象了,只想着快点见到云凤,跟着他后边推门而入,走几步他打开一间暗格走入地下室,顿时是一面新的景象。

  宽敞的房间,里边摆满了各种器械,都是一些可以杀人的器械,里边温度很高,站了好几个壮汉,蔡云凤则被绳子五花大绑在中间的一个圆盘上,绳子绑的恰到好处,将她的双乳捆的结结实实更为凸出,上边血筋凸显似要爆炸开来。
  两瓣屁股亦是如此,屁眼和穴穴上都插了根棍子,棍子被绳子紧紧固定在里边,棍子上还缠绕了几根线,线延伸到那里边,头上戴了个头套,露出五官,鼻子上被两根鼎扎住往上勾起,嘴里塞了个口球口水直滴,浑身都是鞭子抽过的痕迹,有的地方还滴了一层的蜡油,令我看过以后不禁倒吸一口凉气,蔡云凤昨天一天在这得受了多大的痛苦。

  「孙伯伯,你就这样对待蔡秘书的?她好歹也是我秘书是你女儿啊,就算犯了什么错误,也不用受这份委屈吧?」我赶紧上前几步想为她解开绳子,却被一旁的壮汉拦住了,孙克余也喊了声,「诶!她武功很高,制住她可花了我不少人力,绑着安全!」

  说话时蔡云凤睁开了双眼,见到是我露出很复杂的表情,盯了我好几秒又闭上了眼睛。

  「孙伯伯,这?有必要么?」我装作一脸疑惑,甚至有些愤怒问道。

  「小天啊,她前天送了不少材料去纪委,幸亏纪委那些老家伙和我交道深,把资料转送我这里来了,否则这东西要捅开了,我们可吃不了兜着走!」孙克余拿出资料袋往桌上一扔,我一看全是我送纪委去那些证据,顿时心凉了一大截,官官相护,怎么就这么现实,「对待敌人就得心狠手辣!」

  「可是孙伯……」

  我的话还没说出,孙克余就打断了我,对某个壮汉挥了下手,那人从水中拿出鞭子就走到蔡云凤身边,啪一下抽到了她的身上,立马一条血红的印子,皮被抽开,蔡云凤疼的弓起了身子,「说,是谁指使你把这些材料送纪委去的?」
  见蔡云凤不理睬,壮汉又一鞭子送了上去,「说,是谁派你在孙省长这潜伏的?」

  啪啪啪!鞭子毫不留情的抽着,蔡云凤疼的直打颤,热的闷气加上疼痛,使得她浑身冒出了汗珠,但她一声都没哼,哀嚎声都没有一点,看的我热泪盈眶,腿一哆嗦跪在了孙克余的面前,「孙伯,别打了,求你别打了!」

  孙一脸平静看着我,「小天啊,踏上社会,特别你以后也要当官,对待敌人可不能心慈手软呐,否则必这下场更惨的是你自己呀!」

  我:「不!不啊!我不是这个意思,孙伯,其实这些资料,都是我送去纪委的,都是我弄出来的,这些录像录音都是我一手弄的啊!」

  孙听完一脸愤怒望着我,脸都纠在了一起,「什么?是你?」

  我跪在地上,超级紧张,心跳极快,人感觉飞了起来,有些颤抖回道:「没错,就是我,是我花好些天的日

子弄出来的!」

  孙生气了,往前几步一把夺过了壮汉的鞭子,用力啪一下抽在了蔡云凤的身上,立马一血条被抽了出来,「那你跟我说说看呢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」
  我望着孙,跪着往前移动几步,「因为,我爱蔡云凤,可她又是你的女人,我嫉妒,所以偷拍了这些想要扳倒你夺回她,所以……」

  啪!又一鞭子抽到蔡云凤身上,孙恶狠狠的看着我,「就为了这么个女人?你就使出这样的手段?你要她完全可以跟我说,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做?」

  「住口!」正当我不知道回什么时,蔡云凤含糊的声音打断了我们,孙克余两步跑起拉掉她鼻子上的钉和口球,「你说!」

  「哼!孙克余,没想到你连纪委都打的通,这次栽在你手上算我没用,此事跟天云半点干系也没有,放掉他我什么都告诉你!」

  「哦?」孙克余一把捏住蔡云凤的嘴,「你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?我愿意留你性命到现在是因为跟你有点感情,你愿意说就说,不愿意说拉倒,既然你们两个都要这样对我,我完全可以把你们活埋了!」

  「哼!告诉你,那些证据我还准备了份在我记者朋友那,只要我三天不和他联系,他就会公开这些资料,到时候你依然别想好过!」

  「哦?」孙克余望着蔡云凤想了想,「我跟你无怨无仇,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」

  「哈哈哈哈!无怨无仇?告诉你,我是蔡建强的女人!」蔡云凤怒视着孙克余说道。

  「蔡……你……」孙克余指着蔡云凤,往后退了一大步点点头,「当年没烧死你,还真有意思啊!」

  蔡:「哼!当日

血仇,今日

要你血偿!」

  孙深吸了口气,走到我面前,「也罢!小云你应该早就知道这事了,因为爱她所以帮她的么?」

  「是的!」

  我点点头抱住了孙克余的脚,「孙伯,就算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,但我知道错了,求你,求你放过蔡云凤,我保证,我保证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出现在有你的地方,我们两个出国,移民,再也不打扰你好不好?」

  「小天,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么?」孙克余一脚踢开了我,「既然你知道这么多,我也不怕什么记者,我看你们两个还是这么死掉比较好!」

  说完便对那壮汉一挥手,来两个壮汉一把架住了我便往我头上戴套子,没一会我感觉到脖子一紧,立马透不过气来,此时耳朵里响起一点声音,似乎是说什么门口有人,是什么姓陈的要进来,然后才绳子一松呼吸道了新鲜空气,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等我套子拿掉睁开眼能看见时,陈叔叔居然走了进来。
  「老孙,这是什么情况?」陈叔叔两步到我面前,一把将我拉起来并推开旁边的壮汉,一脸不解望着孙克余。

  「这或许不该问我,问问小云吧!」孙克余笑着找了张凳子坐下,一脸惬意的样。

  陈叔叔望着我,我望着他,如实将和蔡云凤约好的事情完整的说了出来,说得陈叔叔都满脸震惊,「你!你!你!你是说,为了蔡云凤,把自己包括我们俩都卖啦?」

  「嗯!」我点点头不敢看他。

  「你啊你!」陈叔叔愤怒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,那看似合金的桌面居然被拍了凹了进去,我吓一大跳望着他,这要拍我身上是个什么情况?陈叔叔得有多么的愤怒?

  「陈叔叔,对不起,我,我是真心爱云凤的,为了她,我,我,我……」
  「别说了!」陈叔叔挥手打断了我,转而面向孙克余,「老孙,这个事你准备怎么处理?」

  孙站起来望着陈,「处理?你说这个事情发生在你身上要这么处理?」
  陈:「好!我懂!但南队长临死前关照我,要好好照顾他儿子,所以我准备把他带走,至于蔡云凤随便你怎么办,日

后我会好好管教他!」

  孙:「就这么简单?」

  陈:「嗯?那你还想如何?」

  孙望着陈,好长时间,两人对立许久,最后他才深吸一口气,「看来这事你也有参与了,否则你也不会知道他在我这,我这些年待你们的心天地可鉴,你们为何要这样对我?」

  陈:「老孙啊!这事随便你怎么想,但天云的事,我是包定了,今儿个你答应也成不答应也成,必须得把他给放了,日

后也不许再与他追究,他毕竟还是个小孩子,不懂得社会上的事情,如何?」

  孙一脸不开心,「哼!老陈,你我共事多年,你知道我的性格,今儿个事既然你参与了进来,那我告诉你,除了他们两个,你也别想再走出去!」

  陈一脸不屑,将我护在了怀里,「怎么?就凭你这么几个人?」

  孙:「他们恐怕不行,那老洪呢?」说完一个瘦小但眼神看起来十分犀利的男人推门而入,陈叔叔看见他时很明显身体震动了下,但是很快又恢复了平静,「哎!看来今儿个麻烦了!但无论如何,天云的性命我是护定了!」

  说完推开我把上衣一脱,一个闪着光的圆盘出现了在他胸前,「老孙,这个你应该认识的吧?」

  孙皱着眉头,「嗯?看来你真和他们是一伙的,有备而来了?」

  陈:「随你怎么想吧,现在可以让天云走了么?」

  孙挥了挥手,「走吧走吧!我的势力你是知道的,就算他今天走了,也休息活过明天,你能保的了他一辈子么?」

  陈:「出去再说!」说完对我挥挥手,「天云,你先出去!」

  「可是?陈叔叔我?蔡云凤怎么办?」

  「滚!」陈叔叔怒吼一声,我本想再说什么,可看到他坚定的眼神,只能绕过那个瘦子跑出了这间屋。

  孙:「现在天云已经走了,你呢?是不是还要把这个婊子也带走呢?或是在这里就享受享受?」

  陈:「哼!他走了,我还要出去干嘛?CD军区总司令你我都熟悉,X常委跟你关系十分铁,你的权势可谓通天,在XX省还没人动的了你,这些事情我都知道,如果是我的话,怎么还会去告发你?没想到天云居然会为了这么个女人作出如此牺牲!」

  陈叔叔边说边走到蔡云凤身边,摘掉她的头罩抚摸了下她的脸,而这一切孙克余都没喊人去阻止他,「曾经的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被你的美貌迷住,但得知你是他女人后,我觉得你是如此的下贱!」

  蔡云凤倔强的看着陈,不说话,孙也不说话。

  「但今天的我得知情况,才觉得冤枉了你,你想报仇不错,但不能把天云也搭上,他毕竟只是个毛头小子,不应该对社会产生绝望,你这么做让我很心寒,所以……」陈叔叔边说边抓紧了蔡云凤的脖子,蔡云凤流着眼泪被陈叔叔吻在了嘴里,一股窒息感传来,孙很满意的看着这一切!

  很快,蔡云凤没了呼吸,陈叔叔放开了蔡云凤拍了拍她的脸,「你的仇我替你报!」

  「老孙,下来是你,你心狠手辣出了名,但不应该对天云,他爸爸毕竟是你的恩人!」

  孙:「哦?那你想怎样?」

  陈笑了笑:「想不到你把老洪都叫来了,为了日

后天云能活下去,我决定来个……」

  孙:「啊,你……」

  轰隆隆!就在我离开这建筑跑开好几十米远时,地面传来很厉害的声响,接着只见那别墅整个都被掀了开,我赶紧趴在了地上,火光冲天而起,一块石头砸在了我的腰上,我痛晕了过去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  下章预计更新时间——12月22号。

  滴嘟滴嘟滴嘟滴嘟!觉得这个写的好支持我的,请支持下我朋友在qidian的新书异星横行之天下第一吧,zongheng同步更新,书名为我是救世主之星云大陆上,谢谢大家啦!

  我不晓得打广告会不会怎样,但还是想支持下我朋友,新人写书很不容易,他又不懂得写书最重要的是广告宣传而不是内容,只能用这个方法帮帮他了,谢咯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             (待续)

[ 本帖最后由 苧蒛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ffffaaaa17 金币 +150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
ffffaaaa17 原创 +2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  
ffffaaaa17 威望 +2 精彩文章 希望再见兄弟大作